荷花网,幸福人生必读网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圣贤专辑、文集 >> >> 内容

祖师宝训集

时间:2018/10/4 7:30:37 点击:

莫道造恶不报.直待恶贯满盈.
莫道修善无应.直待善果圆成.
若有人间私语.天上听若雷霆.
不可欺心暗室.神目如电光荧.
一劝敬重天地.心香一柱晨昏.
二劝孝敬父母.堂前生佛二尊.
三劝皈依三宝.儒释道教同伦.
四劝修齐布施,报答四重深恩。
五劝善男信女.持斋念佛看经.
六劝州县官吏.治民如水之情.
七劝救济孤滞.四生六道苦轮。
八劝富家布施.架桥砌路修因.
九劝九流技艺.三六九字同伦.
十劝广积阴德.福及子子孙孙.
若以递相传写.吾当护汝于阴.
家有一本供养.全家老幼安宁.
身有一本佛带.免遭一切灾难.
若写五本奉劝.寿增半纪余龄.
若写十本奉劝.一纪寿算增新.
印施百千万本.名同佑圣真君.
当境城隍里社.欢喜保举奏闻.
三界四俯列祠.吾同保奏天庭.
北府消除罪籍.南司注上生名.
现存获福无量.九元七祖超升.

祖师真武元帝,为北方壬癸至灵之神也。(祖师即玄天上帝)自太和山修练四十二年。功成果满。白日登天。五龙捧圣。前後十二灵官。相围左右。金童玉女领路。

玉帝敕封水星。玄天大圣,鉴察人间善恶。代理天上阴晴。镇压武当名山。二十七岩。三十六峰。(武当-湖北均县南)嘉靖间,赐元岳山。(嘉靖→1522~1566明199世宗)修金庙一座。石路百里。崇山峻岭。真仙境也。

道光丙午年六月至丁未年二月不雨。(1846~1847-清-道光)河南湖北两省。三十六社。人有数千。跪在面前。虔祷雨泽。

祖师命紫云醒世文一篇。丁未二月初五日。赐与中乡李思,普劝世人。遵信此篇。迁善改过。

上神必降吉祥。阅是书慎勿以轻心掉之也。

▲祖师觉世报应篇▲

紫云曰:吾祖居河南,邓州人也。康熙一十七年生。十岁出家东岳庙(清-康熙-1678)。十年出外。云游山西云雾山紫云洞,修真百年。号称紫云道人。至此二千余里。一来朝拜祖师。二来探望祖居。二月初一日,走至南天门之北。有一石洞。吾夜宿之。少刻,有一道童。叩户而入。言吾师请师傅到宫中吃茶。余曰:汝师何人。道童曰:到彼便知。余随道童而去。步步金阶。满园花开。异香扑鼻。丝竹盈耳。真仙境也。忽见一人。身披锦袍。金面黑髯。相揖而坐。有道童,捧茶果至。请余食之。余问老师何神。弟子今有何德。俄蒙厚赐。祖师曰:吾本山祖师神也。念汝修真之功。百年不懈。千里来朝。吾心甚悦。别无相待。惟一茶果。余曰:弟子岂敢当。祖师曰:汝请食之。吾有一事托汝。余谢食茶果。味极香美。余曰:老师有何仙教。弟子敢不尽心。祖师曰:吾山周围万里。年年来朝。皆信吾是活神。昨岁半载不雨。在吾面前虔祷雨泽者三十六处,多少人跪昏于地。吾身奏明上帝不雨。上帝命吾身到善恶宫中。察看今人存心如何。行事如何。吾身奉命察看。臣不忠君。子不孝亲。官不爱民。富不怜贫。三教九流无非争利之徒。士农工商。尽是爱财之鬼。更有宰杀牛犬。渔猎禽兽。抛费米面。快一时之口欲,伤好生之帝心。上帝震怒。世人如何得知。


余曰:天下人烟极广。岂无一个忠臣孝子,积德、好善、不杀生、不吝财之人?


祖师曰:吾身察看善恶簿上。十个做官。选不出一个真正清廉。剥害黎民者有九。十个富豪。选不出一个守分知足。刻薄贫人者有九。十个为子。选不出一个真正尽孝。爱妻子,薄父母者有九。十个交易。选不出一个公平正直。损人利己者有九。吾山周围万里。目视之中。仅有五人。家虽贫寒。心还端方。知孝悌。怜贫穷。扶助亲友提携邻族。实放生命。修理寺庙。和睦乡党。里人皆爱敬之。及家业破坏。亲朋见之薄。邻族视之贱。天爱真君子。人嫌是贫汉。吾身察看。心甚不悦。即奏闻上帝。速报五人之福。

上帝又命吾身到报应宫中察看。报应神将报应簿取出察看。五人姓名。已竟记载清清白白。五人虽善。各有过恶。今日之贫。先报其过也。一个后封增寿仙子。一个后封增福神。一个后封县城隍。一个后封府土地。一后封速报神。各增福寿子孙後人。富贵鼎盛。

余问曰:人有过恶。还能成神成仙?

祖师曰:人非圣贤。孰能无过。只看能改不能改。此五人皆能改过也。这个增寿子。生成善人。见人杀生害命。不忍其死。必多出银钱实救之。心才能安。实放生命。大者有百。中者有千。小者有万。不惜银钱。破家而贫。善恶簿上。别善不言。买放生命。就是十万大功德。上帝见喜。封为增寿仙子。唯有口过。他责正人太甚。因本心正直。不知口毒伤人。亦太过耳。今日之贫。先报他口过之罪也。人见他今日贫穷。多笑说是迂阔。人贫穷不亏。然存心自有天知。你看他精能。岂不知死为精能之鬼哉。这个增福神。亦是生成善人。人言三句难。有宝能赠人。矜寡还恤孤。敬老好怜贫。亲戚无度用。能以养其身。族死无殡处。能以舍其坟。朋友困苦处。背地暗赠银。邻人无吃穿。能以衣食分。惟恐人知晓。笑说是愚人。暗处多施舍。至今无人闻。世人行善多有意。此人行善本无心。人行一善只一善。他行一善当百千。施舍未有三千两。他的阴功算万千。上帝心见喜。封为增福神。但此人只好施舍。不顾择人。周济之中。未免有济恶之失。亦大过也。今日之贫。先报他助恶之过耳。以是知为人不可不积德。交友不可不择人。与善人交而有益。与恶人交而有损。可不慎乎。那个速报神。存心刚正。见那富而欺贫人。势压良善。心更不平。他能暗助银钱。与那贫良人。报仇出气。因而家贫。感动天地。所以封为速报神。此人惟好讼有过。人之好讼。本是大过。然彼之好讼。不与人同。人之好讼。只图银钱。彼之好讼。惟报不平。但彼直任。他心正直。并不知救一人必杀一人。性情太傲。亦太过耳。应当今贫。他济人之难。救人之危。今日之贫。谁复说那是个正人。惟天地鬼神知之。所以速报其过。亦速报后日之福也。那个县城隍。是个士人。遵信神明。正直无私。因四十无子。力行善事。修盖庙宇极多。不图声名。家业破坏。感通天地。连生四子。现有二子。身已游泮。死後之日。封为县城隍。惟贪酒。而伤其德。家业破败。衣食颇足。以无他三人之过恶重也。这个府土地。是个忠厚君子。亲朋族党。或为田地。或为赈物。争多争少。两家不和。必尽心竭力。从公和处。和处不下。他能暗赔银钱。委曲婉转。不叫二家争讼。因此破家而贫。感动天地。所以死後封为府土地。惟食牛犬肉。恬不知戒。今日之贫。报此过也。此人虽今贫。亲族邻朋俱知甚善。扶助者其众。故贫而不困。此五人者。各以有功而封。亦各以有过而报。从轻从重。丝毫不差。世人往往谓。有恶不报者。是天无眼也。不知后报之罪重。速报之罪轻。五人功德浩大。先报其过。后报其功。是以上帝无私。有功必赏。有恶必罚。之至意也。吾愿天下人。见吾善篇。速勉行之。见己过端。必速戒之。积德累仁。庶可默感天心。增福增寿。一身清吉。永无殃咎。报封功过。


言毕。祖师又曰:汝知捧茶童子。他是何人。余曰:弟子不知。


祖师曰:此吾弟子。忠孝童子也。乾隆一十二年生人(乾隆-1746)。祖居江南。生母早亡。后娶继母。有一弟。其父亦亡。家业贫寒。此子担柴卖草。忍饥受饿。卖钱不肯妄花一文。尽付继母。后继母身有瘫症。此子背进背出。扶起放睡。东庙烧香。西寺许愿。孝感天地。继母病愈。他百般尽孝。继母反嫉恶之。每日打骂。此子无奈。投江而死。灵官将他阴魂救回。吾奏上帝。封他为忠孝童子。命他在吾面前。叩拜为师。学习礼仪。后受百年香烟。转世为江南状元。江南常言。此子死之冤。岂知此子而成仙哉。余问曰:弟子修真以来。云游地方极多。每见富贵之人。奸毒存心。欺善刻贫。而愈富贵。天毋乃为私乎。

祖师曰:非也,是他先人之积德厚。他今日福分大。德尽者殃必至。福满者身必亡。阴曹地府。更有百般刑罚。十八层地狱。阳有阳律。阴有阴条。岂无报应。昔宋世有一大奸臣。姓秦名桧。夫妻奸诈毒恶。岳飞父子忠良。秦夫妻苦害岳飞父子而死。岳父子死后。皆封神圣。秦夫妻死送十八层地狱。一年三刑。苦受其罪。转世变牛变马。为岳父子後人使用。死时还要送岳父子面前审问。此时今人如何得知。盖人。一世之大恶。百年之孽根。一世之大善。万载之福本。为人不说己不正。反说天无应。如吾身在武当山。周围万里之内。言及吾身。皆知诚敬。却不知孝顺父母。恭敬长上。敬老怜贫。

上帝看今之人。心中奸毒。不知改悔。暴殄天物。罔有止时。故以不雨者。绝灾今兹奸恶。以启後世之忠厚也。吾身不忍世人之多死。乃于二月初一日。苦奏上帝。必要速赐甘霖。以安人心。吾身许劝世人迁善改过。能改过者。增福增寿。不遵信者。灭绝死亡。

上帝准吾身之奏。二月初七日。仅施一分之雨。以验人心知改悔否。吾身念汝修真三世。真心未变。今又修真百年。是吾弟子。故托汝做一幅。劝官劝富。劝贫劝善。劝改过文。语句要粗俗。字迹要明显。虽未读书人。听之亦了然。若有三分人。迁善改过者。吾身奏知上帝。不负汝之功。亦不负三分人之功。若不能迁善改过者。吾身亦不敢私救恶人。汝还去点化白云子。修真养道。洗心涤虑。去俗性情。好入仙园。余问曰:白云子是何人?祖师曰:就是那买放生命之人。赐号白云子。汝点化他。使他与汝。同忠孝童子。鉴察人间善恶。一十余年功满。吾身奏知上帝。封汝地位。与忠孝童子。增寿仙子。增福神。县城隍。府土地。速报神。嗣后果能修真。常常不懈。皆吾弟子。吾奏上帝。中元甲子。将武当山上。与汝修七贤宫。余曰:不敢当。祖师曰:无妨。修七贤宫。传于后世。使人知善者。成神成仙。恶者受苦受难。是一来表汝之功。二来勉励后人。迁善改过也。不两得乎哉。余曰:虽于此说。我七人之中。惟忠孝童子。可称贤人。吾六人皆有过也。弟子虽修炼几年。其功尚浅。彼五人者。不知先人创业之维艰。自我破费。当世而贫。先人何安。岂不大过者哉。祖师曰:不然,积德破产,是大孝也。作恶败家,是大恶也。况乎人有积德子。先人亦有功。子孙成神圣。祖先亦受封。岂不是大孝哉。余曰:要修宫。当改作十善宫。弟子已有七人。若世人见吾祖师善篇。能敬信改过。修炼为善。亦吾祖师之弟子也。吾师酌量善之轻重。功之大小。序入此宫。传之当世。鼓舞后人。岂不甚善。祖师喜曰:人见吾身善篇。果能遵奉行之。真吾弟子。汝具善文。劝人改过。吾身奏知上帝。汝去先见青林子。后访白云仙。要知心田好。但看上元年。

祖师曰:吾受这一炉香。真非容易也。亦是十世积德。九世修炼。年一十四。游入花园。四月将至。百花甚鲜。猛言春去花茂盛。冬来枝叶干。自叹人似花草地。寿如雨露天。花落来年生。人死再活难。金银如东岳。难买南海泉。珍珠如星斗。难买日月天。富贵终要死。银钱枉徒然。龙楼牙床。无心安眠。海味美酒。无心饮餐。冕冠锦袍。无心载穿。奇花异景。无心游观(暗示本为王子)。一心只想登云路。修成万世不老仙。不享朝廷之福禄。辞别群臣访名山。先前养性。紫霄岩边。此後修真。太和山前。日食山上果。夜晚洞中眠。妖魔多讲话。风雨不觉寒。乌鸦引路。黑虎巡山。受苦受难。遭凶遭险。观音菩萨曾点化。太上老君炼仙丹。麋鹿街花真好看。猿猴献果美味甘。收来龟蛇二将。五龙捧圣身安。受尽百年苦罪。修成万载香烟。铸金庙一座。三次全完。修石路百里。十年功满。封吾玄天大帝。除恶灭奸。镇压武当名山。增善赐贤。吾本水星。应居火山。察人间善恶。毫厘无有私偏。今之世人。大不同前。前人多善。今人多奸。并无一个积德于后世。只顾眼前吃喝穿。死时将至。更亲银钱。吾山周围万里。多不遵神。信善言及吾身。心颇有虔。信吾活神。信吾是真仙。有何报应。有何灵验。你敬我心似明月。我敢不赐你清泉(敢不本作不敢)。你行事心如曹韩。我岂敢起云遮天。但愿天下人。必要先知道。阴功真珠玉。父母活佛仙。忍让兄弟紫荆茂。患难朋友桃花鲜。只学蒙正赶斋晚。莫学霸王去争先。张公能忍。九世同居。多孝廉。窦氏好施。五子登科。占魁元。俞净意遇灶神。改过迁善。登进士。父子团圆。袁了凡会云姑。立心行善。得子嗣。贤良寿添。遵信阴骘文。长诵报应篇(原文缺骘谅漏印)。吾当真经语。君子刻印传。富家印施一万部。骑鹿进仙园。贫士写送三十本。驾鹤游广寒。舍衣舍粮。父母封入祠庵。救苦救难。子孙世代高官。千祥云集凤凰鸣。何必朝名山。万福来临麒麟至。何必求灵签(签/签本作笺)。昨岁半载不雨。多人跪昏面前。上帝不雨。吾身岂能自专。万神报上。正人若干。上帝甚怒。干旱半年。与人送信。人不知端。人心多不正。反说天无眼。世人如何知。吾身对你言。眼前生死路。只看你心间。从今以后。各存心田。天地无私。报应不远。有善有恶。神人看见。莫看他行恶而富。地狱下。奸恶牢刑罚百般。莫笑他行善而穷。天台上。贤良宫春秋二筵。善恶果然无报。何必盖庵观寺院。天地果然无灵。那有风云雨雷电。试看那。暖尽必寒。寒尽必暖。苦能变酸。酸能变甘(苦酸甘指果实)。富贵神佛。俱是修炼。火光大起。有凶有险。才显善恶。始分忠奸。富贵贫穷。各记心间。人心改正。上帝喜欢。那时节。才保佑你万人得安。多行阴骘。富贵万年。

祖师又曰:武当山周围三千余里。文明之祖地。但火炎太重。吾不坐镇此处。必出反王贼子。卖国奸臣。吾坐镇此处。又多生奸恶之徒。少出文明之士。是何故哉。

良以此处。并无一个有眼力之人。将山前修盖文昌阁。补足文气。多山贤士。今均州之地。有朱贾冀。颇心贤孝(武当山位于均州)。可以为主劝善修。文昌阁不负贤名矣。天下读书之人。入学科举。点三甲。会进士。点状元。俱是文昌帝君。择先人积德厚者。即增贵人。毫无私偏。亦有先人积德。当生贵人。却他子孙。存心不良。削去其福禄。更有贫贱者。遂以为天不彰善。噫亦误矣。此亦有贫穷之家。不见有何善事。而后人大富大贵者。是他先人虽穷。却有功德。人不知之。亦有富足之家也。行多少善事。而后人反极贫极贱。是他先人有大奸恶处。人不知之。文昌帝君。最喜者。忠孝节义。积德行善之人。恐人不知。故作。阴骘文。救世人文。戒士子文。劝孝文。劝孝诗。劝孝歌。心命歌。遏淫文。戒口过文。敬惜字纸文。功过格。戒赌歌。都是教人。俱当遵行。以培功德。今读书之人。许多不遵信此文者。尚望富贵哉。

祖师又曰:今人许愿。或为父母。或为子孙。或为福寿。或为疾病。只知许朝山拜顶。演戏修醮。挂袍挂匾。并不知许劝善劝孝。或戒杀放生。施茶舍药。舍衣舍饭。开仓放谷。戒食牛犬。刻印一切阴骘善书善文。然神圣最喜者积善。许戏匾袍等件。只吾身之私守。难以启奏上帝。

文昌帝君前。或有求功名者。必许印施善书几部。善文几篇。孝敬父母。迁善改过。敬惜字纸(迁本作逊)。老君位前。许愿,必许吃斋行善。戒杀放生。敬老尊贤。增福神前。许愿,必许施衣施粮。舍银舍钱。修桥补路。药王面前。许愿,必许传药方。施药材。施茶水。施棺木。大众神灵最喜者。忠孝积德。兄宽弟忍。端方正直之人。凡行一切善事。皆可许愿。只要你真心力行。无不应验。汝曾有许戏匾。许银钱(许银本作对银)。许行善事。许印善书。即是汝曾功德。神圣即能启奏上帝。亦将有以福汝矣。可不知之哉。

▲灵宫吕仙惊世文▲


紫云拜谢

祖师下金阶而去。不数步。见一人头载紫金盔。身穿黄金甲。赤面红髯。手执金鞭而言。道人来也。吾乃灵官。候汝多时。吾身在武当山。受一炉香烟。鉴察人间善恶。斩妖降邪。

祖师命汝。劝人迁善改过。吾身亦有不平之心。托汝代吾。晓谕世人知之。汝食祖师茶果。身轻寿长。日走万家。吾身别无相赠。面前峰山之上。有一芝草。修行千年。能遮身护体。吾愿送汝。余问曰:灵神有何不平之心。弟子敢不效劳。灵官曰:吾身看今之人。与前不相同。前人敬天地。今人谤天地。前人礼圣神。今人侮圣神。前人孝双亲。今人薄父母。前人珍粒米。今人抛米面。前人咽糟糠。今人吃酒肉。前人惜寸阴。今人废日月。甚至引诱良家子弟。吃喝嫖赌。不以为败门风。反以为壮体面。不信天地报。不信神圣灵。不信积阴功。不信念佛经。淫人妻女。破人婚姻。坏人名节。妒人技能。谋人财产。唆人争讼。损人利己。听妻子言。违父母训。恃强欺弱。倚富压贫。宰杀耕牛。秽溺字纸。明瞒暗骗。奸盗邪淫。恶人重重。气冲吾身。奏明上帝。鞭死此等人。走至南天门。遇见吕大仙。吕仙曰:灵神此奏。现上帝甚怒。欲绝灭今之奸恶。汝若再加一奏。天下岂复有人乎。奸恶俱死绝。能余几个贤。俱是积阴德。子孙都为官。天下无小人。个个福禄全。谁去抬轿。谁人当使唤。谁人担柴草。谁人耕种田。谁人变牛马。谁人变鸡犬。十八大地狱。合鬼卒刀山。油锅放着闲。阴司受苦何为迟。来生变畜不为晚。也有少年不知过。也有老来能变贤。晓谕他人知。必要速迁善。为人能改过。与他有何冤。吕仙言有理。吾身亦喜欢。吾身看得近。吕仙看得远。从今人改过。吾当奏上天。加福又增寿。子孙亦能安。人行好。神圣欢。何愁一身不周全。吾当真经语。莫当是戏言。不遵吾当语。祸患在眼前。能遵吾当语。免灾又免难。言毕身猛醒。却是在洞间。默想神灵语。回忆祖师言。授笔以记之。世人当鉴毡。

▲紫云真人劝官文▲

为官者,食君之禄。忠君之事。上不欺君。下不虐民。问理要清。刑罚要明。教化百姓。要知孝悌忠信。礼义廉耻。勤耕勤读。莫赌莫淫。勿争勿讼。知恩报恩。亲近有德。远避凶人。恤孤矜寡。敬老怜贫。敬惜字纸。勤读善文。禁止娼赌。宰杀耕牛。为非作歹。歌唱女流。此处清净。何能遭凶。岁饥之年。劝勉富足之家。开仓放谷。均米均粮。秤平斗满。莫取厚利。富家能积德。贫民亦不饥。大家都喜欢。能不安分守己。做官人,爱金银。上欺君。下虐民。理不明。刑不中。有钱理正。无钱理穷。门吏专权。衙役弄刑。刁唆词讼。各显己能。良民受害。奸恶逞凶。仗势欺弱。倚富压贫。人心多怨。谁去耕种。访求讼师。要报不平。此处奸险。能不遭凶。不说你做官不清。反说那百姓不正。从今后。学一个。包文正公。清上加刑。鼠牙崔角。服我公明。奸恶凶徒。刑罚加重。人正鬼神怕。官清民自靖。守分常安乐。那有祸患生。

▲紫云真人劝富文▲

富足之家。莫把阴功看轻。莫把银钱看重。银钱者。亦曾思你那银钱。从何而得也。不过是你先人之积德。你前辈之阴功。默感天心。今世才赐你几分富贵。今不积德。刻薄贫人。放利而行。岂不败坏先人之德。亏负前人之功。眼前你能活几年。你还日索夜算。剥人肥己。死到阴间。未必得安。此时后悔。不亦晚乎。何不早自改图。扶助亲族。提携邻朋。施衣食。周道路之饥寒。施棺木。免死尸之暴露。施药材以救人疾。施茶水以解人渴。造河船以济人渡。燃夜灯以照人行。修数百年崎岖之路。造千万人往来之桥。印施阴骘文。多修古寺庙。请人拾字携纸。实物放生命。斗秤要公平。勿轻出而重入。待人要忠厚。勿仗势而欺人。存心要仁慈。勿倚富而压贫。诸恶莫作。众善奉行。加福增寿。祸患不生。子孙茂盛。多有功名。阴司安乐。来世福星。谁曰无报应。但怕为人无阴功。

▲紫云真人劝贫文▲

贫穷人。本艰难。要知天是一大天。父母是一小天。自己吃穿是小。必先尽父母吃穿。万恶淫为首。诸善孝为先。能孝父母。就是大善。端方正直。就是圣贤。纵然挑担肩。少吃无穿。修身候命。莫要穷滥。尝见世人。贫不安分。为非作歹。暗中使箭。用巧取利。谋人田产。淫人妻女。讹人银钱。戕生害命。欺老灭贤。杀人放火。狃於宄奸。一切非义。莫不敢躜。全不念损人利己。逆理欺天。不顾生命。死在眼前。被人告发。官刑难逭。轻者军流。重者绞斩。阳世受罪。理所当然。况阴曹府。刑罚更严。来生理变牛变犬。纵有子孙。必然愚贱。此不安贫之报应也。人必要学一个。君子固穷。贫而无怨。见老者而必敬。见贤者而必钦。见无足者而必扶。见无目者而必引。见白骨而必埋。见字纸而必焚。除挡途之瓦石。剪碍道之荆棘。勿网走兽。勿弹禽鸟。勿踏虫蚁。勿毒鱼虾。勿折万长。勿食牛犬。患祸不生。牢狱可免。此清贫乐善。何用银钱。富家一善只一善。贫人一善当百千。朱买臣。担柴卖草。正直端方。手执书卷。口念圣贤。乡人举荐。官封太参。吕蒙正。乞食乡间正直端方。上帝见喜。赐金一片。蒙正拾起看。书字我不愿。我无福分。恐折寿限。上帝改封中状元。人能如此。天必见怜。今生纵然不富贵。来世必定为官员。子孙昌盛。必然久远。谁曰贫而不富。但怕为人心不端。

▲紫云真人劝善文▲

敬天地。礼圣神。天地圣神有报应。奉祖先。孝双亲。莫忘父母养育恩。多积德。广行善。积德行善福寿全。守王法。遵师训。安分守己常安稳。不杀生。勿害命。戒食牛犬永无病(本无勿)。周亲族。济邻朋。朋友有信五伦中。修道路。盖寺庙。不图声名神知道。施茶水。施衣饭。印造善书天喜欢。亲有德。近良善。远避凶人无祸患。秤要公。斗要满。公平无私人不怨。扬人长。隐人短。存心忠厚有寿限。敬字纸。遵圣贤。子孙功名在眼前。莫学盗。莫逞凶。盗凶人而不善终。莫贪赌。莫哄人。哄人银钱不久存。勿谈闺。勿行淫。我淫人妻妻淫人。知有己。不知人。以己凌人是祸根(凌本作俊)。遵父训。课儿男。莫听妻子枕边言。兄要让。弟要恭。妯娌和睦家业兴。人若遵信十八语。子子孙孙得安宁。一日念百遍。灾退福自生。终身能常念。鬼神见你惊。此歌非戏言。福禄在其中。

紫云曰:人之敬神不在家业大小。亦不在费钱多少。只看他心诚与不诚耳。心一不诚。虽费钱十万。不为敬神。反为渎神。神必怒矣。人之事亲亦然。总要尽心竭力。亲身事养。才谓之孝。故菽水可以承欢。富家有钱。买奴觅仆。日侍父母。而真心未尽。岂得谓之孝乎。世之敬神事亲者。其知之。

今有字号放账之人。与乡里富足之家。往往银钱涩吝。良善之人求他揭借。则存个剥人肥己心事。拈算了又拈算。方肯应许。好恶之徒。却与他是良友。却情愿借贷与他人。似此剥贫济恶。天地共怒。鬼神闻恶。只顾眼前便宜。岂知死後之时。是何如哉。所以人之施舍。亦当择人。贤孝之人贫寒。周济他。一功能当十功。济离别之苦。一功能当百功。亦有施舍恶人。是怕恶人也。怕恶人独不怕鬼神乎。不但无功。反而有过。不可不戒哉。夫今之世人。浅见刻薄。有钱之人。就是至愚下贱。到他家中。待为上宾。贫寒之族亲。就是良善师长。一碗茶也不想与他喝。从可见有钱。就是八分贵。无钱即是十分贱。君子贫寒无朋友。小人富足有亲眷。然则世人嫌贫爱富者。生前竟有刻薄之恶。死後定将福禄折尽。还想你子孙长享富贵。难矣哉(享本作棵)。今人常有四不敬。请我说与汝众听(众本作曾)。骂风雨不敬天地。爱妻子不敬父母。亲奸恶不敬良善。喜富豪不敬贫穷。为人若无此数过。就是人间大英雄。故特儆之云。为人有此四不敬。干犯鬼神罪孽重。若要不信道人语。阴曹府难免受刑。能信道人语。免得来世变畜牲。戒之凛之。今有两等之人。天地更恶。喜淫为乐。爱赌剥利。淫为恶之首。赌博败家根。为人好淫。无有人伦。身体不顾。银钱不吝。言讲善果银钱最真。乃如之人。人伦既灭尽。心田复何存。生前即不遭凶恶之罪。死後难免受油锅之刑。吾实言之。尚其鉴而猛醒。好赌之人听我言。我今说与你心间。几人赢钱富足久。俱是输钱家业完。赢人银钱不受使。输人银钱紧加鞭。不顾後日之衣食。急卖先人之庄田。妻子气忿去寻死。儿子痛哭在面前。此本自己之作孽。莫恨鬼神莫怨天。有你妄费银钱行善事。子孙富贵万万年。

今人有三等之人。不担富贵。说与你听。从来长享富贵者。必能担这富贵者也。一等人,前世有三分阴功。今生应有三分福禄。他先人与他置下几亩田地。家银钱紧仅支使。他就不知他家业可多大。吃喝穿载。一身富气。旁观不屑睁眼看。他却自觉为体面。一等人,他父母现在苦心劳力。置下几亩田地。家中不缺度用。送他入学读书。学习礼仪。知道孝悌。谁知他孝礼仪不知。自觉是书香富足人家。吃要适口。穿要炫目。他忍一身清香。把父母反作老奴。一等人,本是贫寒出身。前世亦有小阴功。未享福禄。到此时。才赐他几分福。做事顺利。自己置下几亩田地。手中有几钏余钱。他遂自矜精能。富足自夸。忘了他前年之贫苦。目中可就看不见人。此三等人。皆不能担富贵者也。寄生人间。富气薰人。人见你腥臭难闻。你自觉一身清香。不仁不义。天地鬼神。见你更恶。岂能长享富贵哉。

吾与你们言说。数各数之人。俱损阴功。鬼神深恶。自己却不知觉。从今以後。必要改过。多行善事。多积阴德。先免罪过。後增福寿。吾不欺人。更毋疑矣。今又有富足之家。仗他银钱厚实(实本作买)。希图当代功名。能舍三千五千。一万八千。买秀才举人。却不知希心荣光。不得招些羞辱。殊不知。有那有买秀才的银钱。传善书。行善事。就能把举人买到你家。有那买举人的银钱。好施设。积阴德。就能把进士翰院买到你家。非真买到也。不求自至。荣热甚焉。却惜千文之资。不行善事。肯出万贯之费。而做此辱事耶。可恨也。

上天之怒。又何亏於人哉。吾愿天下之人。鉴吾言而积功德。子弟而勤诵读。则诗书不负不辈。皇天岂负苦心。不求荣而自荣。又何必行险以徼幸。

若有读书之人。见此书者。务必要写三本。传人为百功。见书不传。即三十大过。将书一日诚敬念一遍为三功。

有众人听念。细讲一遍。为十功。听之人。信之遵之。亦有一功。不遵信之。亦是大过。又必要与合家人。勤讲勤念。遵信行之。合家各有功德。谁不遵信。折谁福寿。多念多与讲说。能免当身灾难。见书敬信。即速刻版印施。就是千功。

增添善书经文。功更加焉。印施百本。三百功。印施千本。三千功。传善事。传善书。增福寿三岁。有一万功。增寿一纪。有十万功。死後封神。有百万功。赐为长生不老之仙。有过恶。必要先折去过恶。而後才看功有多少。人本有阴功。再行善事。福寿更加矣。如吾今虽列仙品。未登天台。教吾序此。行善之功。最难说尽。不得不与汝众。再说一遍。(众本作曾)。印施一本为三功。印施千本为三千功。此不过。为仅有衣食之家言志也。至於大富之家。积功行善不难。试与汝众说个清白(众本作曾)。免汝众到阴府。寻我紫云讲理(众本作曾)。算不清之赈。讲不尽之功。他人行事。未见有万善之功。反身入太庙。论吾之功德。亦有十万有余。却封於子祠。说我紫云。何为神仙。不知阴功轻重。欺哄天下愚人。妄费多少银钱。到如今。买这一个小小庙耳。前篇说的明白。富家一善只一善。贫人一善当百千。虽是凭说。总要自己先存个。端方的心事。再劝人改过迁善。功德更重矣。要知十万之富。十功折一。百万之富。百功折一。盖以富家行善易。贫人行善难。即以事亲者言之。贫人孝养父母。杀一鸡鸭。尽心竭力。苦不能办。富家孝养父母。杀一猪羊。畜之滋蕃。固是不难。贫人孝养父母。买一斤酒肉。艰难不尽。富家孝养父母。买十斤海味。亦是容易。这才是朝山看远近。积德论贫富。天地无私。富贵贫穷。积德行善。岂能同哉。

我今说个。贫寒积德。一功当十。富豪积德。百功折一。富豪怒余曰。你虽列仙品。真是个穷人出身。你看那穷人。有日月之光。我们这富豪。并无星斗之明。你不过是今世修炼之长寿。我本是前辈积德之富豪。薄看我真甚。我就不积德。我就不行善。任死阴府受苦刑。不享来生之福禄。该何如哉。吾劝你莫要烦恼。待我与汝。说个大阴功。可以动天地。可以契鬼神。春天多舍粮米。夏天多舍茶汤。秋天多舍药才。冬天多舍衣裳。有如贫穷人饥饿至死。你能救恤之。贤良人不能娶妻。你能资助之。年老孤子无依。你能收养之。夫妇父子分离。你能委曲谋合之。有似此阴功。是贫人所不能行者。你能慨然行之。上帝能不喜悦。蟠桃圣会。岂能少你哉。总之不费银钱行善事。贫富功德一般重。如敬神圣。斋戒沐浴。事父母朝夕欢喜。戒杀生命。戒食牛犬。敬惜字纸。万长不折。善文勤读。与人讲说等是也。若费银钱行善事。家有大小。功分轻重。不能一概而论。如修寺庙。舍衣舍饭。施棺木。施药材。买放生命。刻印善书等是也。人其随分。行善焉可矣。

▲祖师力救世人▲

紫云割与你心。亏负神意。祸患必深。行善与汝有益。作恶与我无损。功薄者来生福禄。德厚者今是神人。汝有敬神之赏。我有传书之功。

祖师亦心喜。奏明玉帝听。我与汝同登云路。天台观景。玉帝恩赐锦袍。月老敬酒挂红。功德大小。轻重加封。此如今你现在日月之下。到那时你才信天地报应。吾与汝指的俱是通衢大路。说的尽是明月照天。我能劝醒那贫寒之家浪荡儿男。我不能劝改了富足之户。看财老奴。劝醒痴迷愚人。劝不醒庸毒狼奸。他言说有银钱即是活宝。积阴功尽是枉然。那怕我生前无儿孙。死后任他油锅煎。谁能劝醒看财奴。当代封为长寿仙。今富足有力之家。敬信此书。刻板印施。书印多者。离二三百里之地。送至武当山。功德加矣。或三百本。五百本。千本万本。送至金顶。皇经堂道人。散施朝山之人。代一本回去。居家同看同念。如修醮十供。远方人若代十本回家。散劝同乡之人。迁善改过。如朝山三次之功大矣。

诗曰

紫云无志天下游。修仙攀道亦发愁。
童子孝亲投江死。灵官显圣救云楼。
增福济人流万古。长寿放生传千秋。
城隍庙修云南县。土地寺盖湖北州。
速报刚正鬼皆怕。鉴察善恶人多忧。
再等积德三贤士。结交良朋共一舟。
池上无鱼空大楼。轻看吾友不行舟。
心田异日登云路。赐福增财望九州。
富贵贫穷早知天。花开茂盛不多年。
积德儿孙满堂贵。世代流名天下传。
访友到江边。日升近午前。伏羲画八卦。诸葛归四川。
乡前女子孝。城后男儿贤。生长风水地。寿高日月天。
春夏花草胜。秋冬果叶鲜。高岗显明月。深山出清泉。
松下问童子。花上知心田。只望青林处。必然有神仙。
林子济人日月高。今寒谁知重英豪。
紫云再会寿年至。驾鹤登楼食碧桃。

▲赠友青林子▲

盘古至今。那有神圣仙人。献此善书。今祖师命我紫云。献此善书。劝人改过迁善。多印此书。加福增寿。多积阴功。子孙荣昌。富足之家。刻板多印。贫寒之人。敬信此书。亦能借力随心印施。不负神圣。恩待世人之心。即是各有功。若不鉴吾苦忱。不肯遵信行之。毁谤此书者。是诚人面兽心。吾未如之何也已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给文章打赏
  • 上一篇:化性谈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  本类推荐
    • 没有
    本类固顶
    • 没有
  • 荷花网(www.xituoye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mail:jiuzjz@qq.com 冀ICP备10086号
  • Powered by hehua5 V3.0sp1